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www.1nrc.com

北港香爐任人插(一

  在我念國二時,健康教育十四章,一直是我相當困惑的一章,全賴胡鹽生老

師,才讓我茅塞頓開。

  胡老師身高一七五公分,年方二十七歲,身兼體育和健康教育老師,有天看

著年輕力壯的他在

  操場跑步,便大膽地求教於熱心同學事務的他。

  我說:「老師,我有健康教育的問題不懂,可以告訴我嗎?」

  「什麼問題,你說吧。」老師擦著汗說。

  我怯怯地說道:「老師,你教的女性的生殖器官,書本上的圖我看不懂,還

有……男女生真的睡在一起就會生小孩嗎?為何我和姊姊睡那麼久,她也沒大肚

子?」

  老師笑笑說:「這個問題嘛,改天有機會再詳細告訴你,至於男生女生睡在

一起,還要女生受精才會大肚子。」

  我搔了頭想了想說:「還有個問題,AB型的老爸和O型的老媽,會生下O

型的我嗎?」

  老師頓時驚訝呆住,半晌才說:「你……說……你爸的血型是AB,你媽是

O,你也是……O?照理說你的血型不是A就是B,除非是驗錯了,或是你媽有

認識其他男人,然後……你再去重新驗血型,有問題再來找我吧!」

  我懷著忐忑心情,再去重新驗血,希望是驗錯的,無奈事與願違,我的血型

依然是一個圈。

  隔天中午我再次去找老師。

  「老師,我的血型重新驗過,還是O型啊,為什麼呢?」

  老師一時表情亢奮起來,色瞇瞇地說:「那問題就比較複雜了,下午我帶你

回家,和你媽溝通溝通。」

  我說:「好啊,白天老爸不在,只有媽咪一人在家。」

  在路上老師一直問我老媽的年紀長相,真是煩人。

  「你媽媽今年幾歲,長得漂不漂亮?」

  「我媽早婚,今年才三十三歲,長得還算漂亮吧。」

  「那身材怎麼樣?」老師又接著問。

  「她的三圍多少我不知道,你要親自問她,老師,你問這些問題作什麼?」

我不耐地答著。

  老師才收斂話題說:「沒有啦,男人對女人總是好奇嘛!」

  當我們突擊性地回家找老媽時,卻在門口聽到屋內有男女親熱的對話。

  「潤哥,你別這樣……啊……你別亂摸人家嘛……討厭……」

  「美玲(家母名),想不想哥哥啊?」

  老師怕場面被撞見,害媽咪尷尬,便拉著我的手在外面偷窺著。

  老師低聲說:「我們來看看,你媽和這男人有沒有曖昧關係。」

  這個男人名邱潤,是老爸建築工地的下屬,由於當建築工人,皮膚被曬得黝

黑,體格也壯得似頭牛。

  他正摟著半推半就的媽咪,又親又摸的吃其豆腐。

  「老師,別看了,媽今天有客人來,我們改天再問她好了。」我企圖逃離這

難堪的場面。

  「不行,現在正精彩呢,姦夫淫婦都在,等一下就有好戲看了。」老師看得

淫興正起。

  只見潤叔的毛手,正緊緊摟住媽咪肥美的豐臀,色急地來回愛撫著。

  「美玲,你今天穿什麼顏色的奶罩?讓我看看……」

  「討厭,你的手好壞……」媽咪撒嬌著。

  潤叔的手已把媽咪的上衣扭扣解開,露出她粉紅色的蕾絲胸罩,兩個豐滿的

乳房幾乎快把胸罩撐破。

  「哇!你媽的奶子還真大……還穿這麼性感的蕾絲胸罩。」老師垂涎地說。

  潤叔的大手也開始在她的乳罩上四處愛撫著:「真是漂亮的奶子,讓我摸個

爽。」

  說著他已把手伸入她的乳罩內,粗黑的手指撫摸著媽咪雪白細緻的酥胸,也

令她又羞慚又舒服地呻吟著:

  「啊……不要啦……潤哥哥……人家的咪咪好癢……」

  此時潤叔嫌胸罩礙事,已色急地解開媽的乳罩扣子,露出她兩個堅挺白皙的

乳峰。

  老師看了一眼,忍不住嚥了口水說:「你媽的身材真性感,那兩個奶子又白

又大真漂亮,腰又細,屁股又大還扭來扭去,怪這個曬得像火炭的粗工,摸得爽

歪歪。」

  「幸好奶子沒被妳老公、兒子吸得變形,剛好讓我用力摸個爽。」潤淑說。

  「討厭……人家老公才沒你那麼色呢……志仁是喝牛奶長大的啦……」

  潤叔也伸出毛手開始抓起她的玉乳搓弄起來,有時用力地捏弄,幾乎把她的

乳房擠爆;有時用手指挑逗她易感的乳頭,令她閉目沈醉不已。

  「我做工口渴了,想吸妳的人奶解渴了。」潤叔要求吸媽咪乳汁。

  「你好壞哦……這麼大的人……還要吸人家的奶……」媽嬌羞地抱著潤叔的

頭,讓他貪婪的嘴唇含住乳暈,開始吸吮著她的乳頭,不時發出嘖嘖的聲音。

  老師看得興起:「你媽在餵潤叔喝人奶,快看,連你都沒吸過你媽的奶,原

來是要留給姦夫吸的。」

  我納悶著問:「可是潤叔都是大人了,還要吸女人的奶汁才會長大嗎?」

  老師淫笑地說道:「他要吸你媽的奶,下面那根才會長得跟大樹一樣啊,哈

哈……」

  「小寶貝,今天穿什麼花樣的內褲啊?」

  「人家不知道啦……你還問。」

  媽咪今天穿著白色上衣和黃色短窄裙,裙圍也把她高翹的臀部襯得更性感。

  「你媽平時就穿這麼性感嗎?」老師問。

  「對啊,她即使在家也都穿得這麼漂亮,她說要給來訪客人好的印象。」我

答著。

  老師不以為然:「我看……嘿嘿……她故意穿給潤叔看的吧……」

  此時潤叔也把黑手伸向她高翹的臀部,輕輕撩起她的窄裙,露出一件又短又

小的性感內褲,粉紅色的蕾絲花紋,更增添幾分少婦的嬌媚。

  「看到妳這件小三角褲,就讓我懶教硬起來了,小美人,這樣摸妳水雞爽不

爽啊?妳的水雞已經在流湯了,三角褲已經濕了,妳看看,被我摸爽就叫春給哥

哥聽。」潤叔挑逗著媽咪。

  老師:「女人欠幹時,就會開始叫春,下面也會流出水雞湯。你媽現在正欠

男人幹呢!哈……」

  「啊……你的手好壞哦……摸得人家妹妹……在流湯了……人家小內褲快濕

了……不要啦……潤哥哥……」

  媽咪隨著他的手不規矩地搓揉陰部,忍不住扭動纖腰地閃躲,但卻讓身體與

潤叔更親密地接觸著。

  由於潤叔的三字經和媽咪的叫春,蓋過我與老師的竊竊私語,也許媽和潤叔

早已沈醉在兩人世界,外界動靜悉無所知吧!

  此時潤叔已把手伸入她的小內褲,摸上她濃密濕潤的陰毛:「妳的水雞毛都

溼了,是不是欠男人幹啊?」

  「討厭……你的手真壞……摸得人家下面好癢……別再摸了……潤哥……」

  老師卻抱怨:「可惜沒脫下你媽的三角褲,看不到她的水雞毛。」

  潤叔一邊吸吮著她的乳房,一邊伸手進入她內褲撫弄陰部。

  只見老師的下體也勃起,撐得運動褲高高凸起,還一邊欣賞媽咪的騷樣,一

邊摸著自己鼓起的下體。

  我說:「老師,你的褲子怎麼凸起來了?」

  「男人要是看到像你媽這麼欠幹的女人,懶教就會硬起來的。」老師說。

  我說:「老師,你是說我媽很欠男人幹啊?」

  老師:「等一下,潤叔就會幹得你媽爽歪歪的。」

  「不行,我怕潤叔會欺負她,我要去阻止!」我終於看不慣潤叔對媽的輕薄

行徑。

北港香爐任人插(二)

  由於我突然地衝入客廳,老師一時看得出神,來不及攔阻我,只好識趣地進

入屋內。

  我對潤叔厲聲說:「不要再欺負我媽媽了……」

  媽此時正被潤叔大口吸吮著乳頭,下體也被他搓弄得淫液直流,三角褲已濕

了一片。看見我和老師進入屋內,才羞慚慌張地推開潤叔。

  「潤哥,我兒子回來了,別再玩了……」

  潤叔這才心有未甘地放開口中的乳頭,把手伸出她的小內褲,手指上還殘留

媽咪發情的淫汁,對我展示他的傑作:「這是你媽欠人幹的水雞湯,哈……」

  媽咪只好慌張地把裙子穿好,再把胸罩扣好,以免春光外洩。

  老師自我介紹:「李太太妳好,我是志仁的體育老師,我叫胡鹽生。」

  老師主動伸出手,媽咪也禮貌地和他握手。

  「我今天來作家庭訪問,打擾了妳和潤兄的好事,真不好意思。」老師邊用

兩手撫摸著她的玉手邊說。

  媽才因剛才的事被撞見而臉紅不已:「老師你別誤會,我是被他強行抱住,

不得已才被他欺負,但還是謝謝你的解救。」媽試圖解釋著。

  媽咪看著老師直瞧著她姣好的身材打量,玉手給她兩手緊握住,還撫摸著她

細白的手背,半晌仍不鬆手才說:「老師,你的手可不可以放開了……」老師才

自知失態地鬆了她的玉手。

  潤叔見到口的肥肉落了地,不甘地說:「幹,真無采,剛才已摸得她水雞欠

幹流湯,如果沒有你們來,等一下一定可以幹得她爽歪歪!」

  此時媽招呼兩位客人入座,她自己則坐在兩人中間,我只好搬了椅子坐在對

面。

  「志仁,為何今天突然帶老師來找媽呢?」媽問著。

  媽也同時把茶端給老師,老師打量著媽咪姣美的臉龐與婀娜多姿的身材,用

手去接杯子,還故意撫摸她的玉手,良久媽才不好意思地伸回來。

  「老師,您別這樣,有小孩在看……」媽羞紅了臉說。

  「媽,我想問為何爸的血型是AB,妳的血型是O,會生下O型的我。還有

為什麼剛才妳要餵潤叔吸奶呢?」我反問她。

  媽一時錯愕著,想不到十五年前的醜事依舊難以隱瞞下去,只好支吾地說:

「你的血型是……O,可能是驗錯了吧!至於潤叔,因為他路過這裡,他說他生

病要喝人奶,身體才會更勇猛健壯,我可憐他還沒結婚,才讓他吸我的奶……」

媽咪試圖解釋著。

  「吸人奶身體才會更強壯,那我也要吸太太的奶,哈……」老師抓她語病。

  我說:「可是我從新驗過,還是O型啊!妳怎麼說?」

  媽咪被我一再地追問,才含著淚光說:「這……這叫我怎麼說……都怪潤叔

啦……」

  「也不能全怪我啦,木財也有份啊!」

  在我與老師一再逼問下,潤叔才一手摟住她的細腰,得意地說起十五年前他

們的風流韻事。

  那年老爸的前妻由於孤枕難眠,被男人誘拐,離家和男人跑了,留下甫滿週

歲的大姊。為了照顧大姊,想再討個老婆照料。

  當年媽才十八歲,正值花樣年華,村中的流氓與混混,見了她都無不猛吹口

哨。但由於外婆貪圖爸的高額聘金,於是逼媽嫁給大她二十歲的老爸。

  他們結婚當天晚上,村中的流氓木財與爸建築工地的工人潤叔,都是二十歲

出頭的年輕人,剛好同來家中祝賀。

  木財:「潤仔,老李今天又娶老婆,而且比前妻更幼齒呢,才十八歲長得前

凸後翹,真可惜嫁給這老頭子真是有夠浪費的。」

  潤仔:「要不然你要怎樣?人家老闆有錢啊!」

  木財:「老李有錢,可是我們兩個有過剩的精力啊,他的前妻聽說是因為他

兩三下清潔溜溜,才跟客兄跑了,這個老婆更年輕漂亮,我們今晚去鬧洞房,看

能不能吃吃她的豆腐。嘿嘿……」

  潤仔興奮地說:「好啊,不過得先灌醉老李才好下手。」

  在宴席進行時,兩人狼狽為奸地勸老爸酒,一邊眼睛也直盯著媽咪豐滿的胸

部與婀娜的身材垂涎欲滴。

  木財:「老李,我敬你,恭喜你老牛吃嫩草,娶到這麼水還幼齒的新娘。」

  爸說:「她叫美玲,今年才十八歲,快給木財哥敬酒啊!」

  媽咪平時對他們敬而遠之,才拿著酒杯說:「木財哥,我叫美玲,以後請多

指教。」羞怯地低下頭。

  木財假裝醉語:「我認識妳啦,本來要追妳起來做某,想不到老李手腳比我

快,先把妳吃了。」

  媽咪羞著說:「木財哥,你醉了……」

  木財便假裝站立不穩,一個踉嗆,身體倒落媽咪的懷中,他的頭也磨著媽豐

滿的酥胸,兩個眼睛直瞧著她低胸禮服中間的乳溝。媽咪的酥胸一時被這色瞇瞇

的流氓吃豆腐,也漲紅粉頰說:「木財哥,不要這樣……」

  老爸:「木財,你喝醉了,別再喝了。」

  木財起身後,與潤仔使個眼色:「潤仔,換你敬酒了。」

  潤仔:「老闆,恭喜你娶到這麼水的某,以後老板的事就是我的事。」

  爸說:「美玲,潤仔是我的得力助手,以後還要他幫忙呢,快敬酒!」

  媽咪看著粗壯的潤仔說:「潤哥,以後還要你多多辛苦。」

  潤仔色瞇瞇瞧著媽的胸前乳溝:「老闆娘,以後有什麼吩附盡管說,看我壯

得像頭牛,不管厝內厝外的工作,我都很會作,連你家的水溝不通,我都能用我

的大雞……牌的粗棍幫妳通。」

  媽咪聽得臉紅:「謝謝潤哥,以後人家水溝不通,再麻煩您的粗棍來通。」

  此時潤仔也如法泡製地,不小心傾倒手中的酒,濺濕她的胸前與私處,便佯

裝擦乾禮服,用毛手趁機撫摸她的酥胸,然後用手亂摸著媽的大腿與私處,也令

她粉頰漲得通紅。

  「對不起,我幫妳擦乾淨。」潤仔說。

  媽咪的手拉著他說:「不用不用,人家自己來就好了……」

  酒席散了之後,老爸已成半醉之態,潤仔與木財仍執意進屋再喝。

  媽咪:「木財哥,潤哥,老李已快醉了,今晚就到此為止,二位請回吧!」

  潤仔:「嫂子,春宵一刻值千金,我扶老李進去你們的洞房。」

  木財也附和:「結婚也要讓人鬧洞房啊!我們鬧完洞房就回家睡覺。」

  媽咪制止不了二人的胡鬧行為,便讓潤叔和木財扶著老爸進入洞房,木財也

把酒拿入臥室。

  正好大伯父經過房門:「木財,老李快醉了,你們也該回去了。」

  木財:「我們鬧完洞房就回去了,而且老李憨厚老實,才會讓老婆跟人家跑

了,我順便教他怎麼把女人弄得服服貼貼,才不會再去討客兄。」

  大伯:「對啦,你們常常在玩女人,順便教他怎麼把老婆顧好才不會跟人跑

了,你們的經驗豐富,對他這個幼齒的老婆就手下留情,可別把她誘拐去了。」

  木財:「放心,我們只想『幹幹』漂亮的新娘子,不對不對,看看新娘子而

已啦。」

  大伯先行就寢後,木財順手把房門鎖上。

  只見老爸和潤仔還坐在床邊劃拳喝酒。

  潤仔:「老李,今晚真高興能和你喝酒,你輸了,是男人就乾了吧!」

  木財看著嬌豔欲滴的媽咪,穿著一件更性感的低胸,開叉及腰的紅色禮服,

端坐在梳妝台前,兩眼直瞧著她開叉中間露出的雪白玉腿。

  「光喝酒沒意思,要來點餘興節目,才像鬧洞房啊!」

  老爸漸有醉意:「木……財……那那……你們……要怎麼鬧洞房?」

  木財看了媽一眼,淫邪說著:「很簡單,如果你劃拳輸了三次,嫂子就要脫

一件衣服。」

  老爸:「那如果你們輸了呢?」

  木財:「那就我和潤仔各脫一件,給嫂子看個夠,哈……」

  媽咪為此荒唐提議羞紅不已:「不行,人家會不好意思的,不要……」

  老爸勸說:「美玲,沒關係啦,我劃拳一定贏的,今天難得他們兩個留下陪

我喝酒,妳就別掃人家興嘛!」

北港香爐任人插(三)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謝謝網友之回應,雖然有一半是重覆的,還是讓我老鹿亂撞不已!抱歉,最

近廢話太多,實因打字對我來說,實在是粉無聊之苦差事也,和網友打打屁,也

是很有趣的。

  言規正傳,咱們繼續熱鍋,套句禽獸兄的話說,就讓飲食男女們,該硬的就

給他硬,該濕的就給她濕吧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木財設好如此色情陷井,爛醉的老爸正一步步地陷下去。潤仔與木財也看著

秀色可餐的媽咪,內心暗爽地打量著她。

  不顧媽咪的反對,老爸已經和捲起衣袖的潤仔劃了第一拳,幸好老爸拔得頭

籌,媽咪的心放下一些,但羞於看著木財與潤仔正在脫外衣呢。

  「美玲,妳看我劃拳厲害吧,今天一定叫他們輸得脫光光!」爸得意地說。

  但可惜好景不常,第二拳老爸卻輸了,媽咪的臉色開始慌張無措。

  「老李,該你老婆脫衣服了吧,哈……」木財淫笑說著。

  老爸醉意正濃,也支支吾吾說:「美玲,妳……可不可以……脫一件……下

來,下次我一定贏……」

  「不行,人家會害羞啦……不要……」媽咪兩手無措地緊握,擱在自己的下

體中間,彷彿告訴人家『此地無銀三百兩』地扭著豐臀。

  木財知道女性的矜持,便把心一橫地走向媽咪,並且從後面摟住她的嬌軀:

「小寶貝,脫下來讓我們哥倆欣賞一下就好,我們不會說出去的。」說著他已用

力剝下媽咪的低胸禮服,直褪到她的細腰處。

  「好了,先脫上半身,木財。」老爸無奈制止著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>>永久www.1nrc.com